波克棋牌

您好,  欢迎光临优发稿平台!

注册 登录
  • 客服在线
天 津 北 京 广 州
18979480970
当前位置:媒介星发稿 > 软文推广

云岭风骨 大家笔墨——劳伟先生的中国书画艺术

时间: 2019-04-08 13:53:38 作者: 媒介星发稿

中国著名书画艺术家 劳伟先生 

贾德江:情系彩云之南 壮写云岭风骨

——劳伟山水画印象与解析

贾德江 /文

劳伟是云南书画界一位资深望重的艺术家,也是一位功力深厚、修养全面的艺术家。他精于书法,擅长山水、花鸟,通书画史论,晓赋诗著文,且都有非凡的业绩。如果说他像彩云之南的一座山,“幽兰芳踪在其里”,“苍云之下多秘境”,吸引着无数人在他身边驻足,默默地品读,我不以为过。

劳伟先生童年与父母家人珍贵照片(上世纪四十年代)

无可置疑,年逾古稀的劳伟是从传统文化中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人。他用一生宝贵的精力体验着东方文化的博大与精深,他对传统理解的最宝贵处,就在于书与画同时起步。在很大程度上,他的绘画是奠基在他的书法基础上的,所谓“直以书法演画法”,而且表现在审美观念上,他的绘画观念与他的书法观念也表现出强烈的一致性。在这一方面,劳伟颇似吴昌硕。吴昌硕正是借助书法实现了他在绘画上的超越,而他的书法与清代碑学又密不可分。仅从书法论,吴昌硕本身就是近现代碑学的一代宗师。

劳伟先生的父亲(上世纪七十年代初)

劳伟书法取法汉魏两晋,初临颜柳,转攻“二王”,后习汉碑,摹写汉简,访察北朝摩崖,进而主攻章草,五体皆备。他自觉地把书法纳入艺术的轨道加以训练,深得帖韵碑势,独具以帖化碑的圆融之妙。他的行书《自咏七律黑龙潭观梅偶成》、草书《自度大观曲》《自度和平颂》、章草《萧何书裳题前殿额》、大草《鉴真和尚东渡日本语》、楷书《刘文典诗词存钞》、行草书《香如故》等长卷,都分别在国内外书法大展中获奖、参展、出版、被收藏。他还著有《草书释义》《读赵壹〈非草书〉一文辨析》《书谱序注补》等书法论著。他是云南省书法家协会的创会理事、云南省书学研究会副会长,为第一届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入会会员。那时他就以理论与实践并重的特点在书坛崭露锋芒,渐渐形成了朴厚沉挚而活脱津津的书风。

劳伟先生的父亲和母亲(上世纪六十年代)

劳伟的画,笔墨皆从书法中来,流露着金石味,仿佛取意于汉代的画像砖石,无不古厚拙劲、深沉雄苍,这是劳伟的山水画不同于古人处,也不同于今人之处。他的脱略古今之处还在于取材的独具慧眼。他没有画江南也没有画北国,而是心系云南,情寄云南,只对彩云之南的云岭高原的山情水境抱有浓厚的兴趣。他偏爱那里的“幽壑含清辉”,钟情那里的“深谷蕴苍茫”,痴迷那里的“云岭之苍颜无尽藏”,也神驰于那里的“云下林泉能洗心”。这是古人和今人的画笔很少涉猎的地方,带有北方之壮伟、江南之秀丽、东南之幽奇、西南之神秘,都不乏开阔的空间、层叠的峰峦、岩壑的起伏、云行的变幻、茂林的华滋,这“天风浩荡兮彩云之南”的美景,今天已被劳伟发现和独占。劳伟的目标是以云南自然景观为视野,创造云岭高原山水的新形式、新语言、新境界,不断推出“立于前人之外”的新面貌,为我国当代山水画坛增添新的篇章。

劳伟先生的青年时代

劳伟的云岭高原山水,由于独特的地理环境与气候条件,其雄奇深秀、烟云供养和开合起伏的绚烂多姿、神秘玄妙,给人的视觉冲击力最大,面貌也十分强烈。这一类作品强化了他得之于云南高原山川写生的强烈感受,布境多雄浑高旷、虚实相生,笔墨则气厚思沉、苍润相济。或画黧黑山岗,“黑墨团里天地宽”,反映着溪水的清亮和白云的飘浮;或画崇山茂树,积郁着旺盛的活力,透露出朴茂高华的气格;或画深谷人家,寄托有动于衷的情感;或画云下林泉,注入让人感奋的精神容量。笔墨则视自然情境的感受不同而各尽其妙,或凝重坚实,如《小河淌水》;或清新润泽,如《清韵在兹》;或老辣苍厚,如《龙潭之夏》;或积墨含浑,如《云岭晨曲》;或笔简意远,如《故境难忘》;或干笔焦墨写《涧边小村》,或湿笔泼墨绘《春风春雨写妙颜》,云南的自然景观在他的笔下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虽尝试了各种面貌,但一律追求境界的雄浑阔大,气格的高亢老苍,笔墨也在或苍或润或繁或简的律动中强化了虚实对比与疏密节奏,笔厚意丰,神光焕发,显示出“不与人同”的艺术个性。即以墨为骨、烟云为辅,皴擦多于勾勒的语言特色。劳伟则把这一特色加以强化,加以丰富,糅合书法的力之美以强其骨,融会丘壑的造型美以发其趣,灌注墨法的韵之美而增其气,旁参西法的构成美以助其势,用以运情写境,着力表现大自然的“质有而趣灵”(南朝王微《叙画》),尤耽于烟峦云树在风卷云舒中的运动变化,有效地表现了大自然永恒的活力和对时代脉搏的独特感受。

劳伟先生创作云岭风骨山水组画之一

劳伟的山水画因此而独特动人,他不仅创造了雄强苍茫、幽秘神奇的西南云岭高原山水,拓展了山水画的题材领域,还强化了山水画的精神意蕴,其独树一帜的气势撼人的朴厚苍辣风格,则为现代中国山水画讴歌永恒的大美别开了新的生面。

更值得一提的是,劳伟的云岭山水,重在“写”和金石味,他是当代将书法与绘画结合得最好的画家。没有书法的介入,劳伟很难在写意山水画领域开拓出自我风格。他的山水画所形成的独特面貌,既与他表现的题材地域特色相关,更与他书法化的笔墨紧密相连。概言之,劳伟对云岭高原山水的描绘正像李可染开创漓江山水一样,堪称现代山水画提升自然美的一个创举。

2016年5月8日于北京王府花园

注:本文为《中国高等美术院校教学范本精选 —— 劳伟写意山水》序言,由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出版。

劳伟先生

贾德江:重建花鸟画的审美价值

——谈谈劳伟的写意花鸟画

贾德江 /文

古人论画,重山水而轻花鸟。明代屠隆说:“画以山水为主,人物小者次之,花鸟竹石又次之。”唐志契在《绘事微言》中说:“山水第一,竹、树、兰、石次之,人物花鸟又次之。”郑绩在《梦幻居画学简明》中也说:“画家应以山水为主… …人物、花鸟、兽畜,尽在图中,以为点景。”山水之所以第一,就因为山水画有咫尺千里之感,深远、高远、平远都和天地宇宙相接,浩浩然然,山川、烟云、树石、瀑布、屋宇、人物等自然万象尽在其中。人物、花鸟表现的则是具体之物,无法容天地于其中,尤其是花鸟,表现的大多是方丈之景,有的更是盆景、折枝,所以被称为“小者”。当然,这是古代部分学者的看法。

《中国新文艺大系》

实际上,古代的先贤们在与自然融为一体的生活中,发现了花鸟鱼虫之美,并通过描写花情鸟态,表现其生机活力,抒发动人感受,讴歌高尚情操,寄托真善美统一的理想,花鸟画也就获得了蓬勃发展,成为独立的画科。尤其是花鸟画中的写意一体,洗练概括,直抒性情,既受到了诗歌的陶染,缘物寄情,托物言志,也受到书法的滋养,情随笔转,点画传心,具有“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之美,由此在世界画坛上独树一帜。

《云岭风骨》

中国写意花鸟画的成熟,大约在明代后期。自白阳、青藤、八大、石涛、“八怪”以至海派以来,不断发展,从形式到内容,从图式到笔墨,把写意花鸟推向愈来愈富表现力的阶段,得自然之神韵,彰人文之精神,诗情洋溢,笔歌墨舞,笔简而意足,天工而清新。但花鸟画中包含天地、咫尺以见千里的问题,古人一直没有重视。即使在近现代写意花鸟画大师吴昌硕、齐白石等人笔下也未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当代写意花鸟画家更是一脉相承,几乎都是在前辈大师的道路上前行,写意花鸟画的面貌难脱窠臼。

《云岭风骨山水组画——小河淌水》

劳伟则与众不同,他似乎一直在关注这一不被古人和今人重视的问题,并力求以一种花鸟画的新面貌解决这一问题。在他以花鸟为主的作品中,天地山水反而成为花鸟的背景,甚至以天地广大的空间来衬托几只小鸟。他画的《野深石岸净》《寒山闻笛唤春归》《百啭千声随意移》《鸿鹄高飞一举千里》《花寒不落墨常新》《自古逢春悲寂寥》《且长凌飞翮》《菊影清清》《微霞满天》等作品,都是以天地、山川、丛树、泉石作背景,而且他的背景处理特别认真,有时竟超过主景的花与鸟。古人说花鸟属“小者”,在劳伟笔下,便成为“大者”,可以“大景花鸟”称谓。

《云岭风骨山水组画——云岭晨曲图》

劳伟是一位山水与花鸟并重的艺术家。他所创造的云岭高原山水,雄浑阔大,朴厚苍辣,气势撼人,拓展了山水画的题材领域,为现代中国山水画讴歌永恒大美开了新的生面。他的花鸟画得益于他的山水画的成就,也正是彩云之南的云岭风骨给了他启示和影响,使他萌生了将云南山水引进花鸟画的创意,开拓了花鸟画的空间,扩大了花鸟画的格局,改变了花鸟画境界小的历史。我们看劳伟的花鸟画不再是古人一花一鸟的一目了然,而是融合天地万物更有无穷内涵与深意的艺术,重建了花鸟画的审美价值,体现为“境阔”、“意深”、“笔墨新”的艺术特色。

《云岭风骨山水组画——天风浩荡兮彩云之南》

“境阔”指劳伟的写意花鸟画已变写小情小趣为构筑宏阔的大境,画鸟鸣花放之美已不局限于一花半叶之趣,而是能够将花与鸟置于山情水境之中,于芥子中见大千;画山乡花鸟之丽,亦不止于自由野逸之情,而是放眼于雪野沙原与原始花树,表现大野雄风强悍瑰伟的奇景。劳伟是用独特的眼光发现山涧花木的实境之美,创造性地采用花鸟与山水的融合手法,复现花鸟的自然生态环境,将小花鸟的形式感融入原始生态的山石林木之中,强调的是尊重审美环境的重要性。

《云岭风骨山水组画——云下林泉能洗心》

“意深”指劳伟的写意花鸟画“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是生命活力的体现,是天人合一的历史文脉的阐释,是个人精神生活的憧憬,是在全球化的语境中对祖国、对家乡、对民族精神的讴歌,更是以现代审美经验对中国画传统的有效整合和积极弘扬。在整合与弘扬中,把民族传统与当代精神结合起来,把中国的文化精神的深度与国画本体高度统一起来,一直是劳伟努力的目标。劳伟的这种花鸟画已从独立的人格载体转向对自然与生命外在世界的颂扬,已从“文化花鸟”转入“自然花鸟”或“生命花鸟”,这是劳伟和传统文人画的最大区别。

《云岭风骨山水组画——寂然清兴》

“笔墨新”指劳伟的写意花鸟画不仅坚持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而且以现代观念对待传统,下及水墨功能在重新组合中的挖潜,上及民族文化精神与现代审美经验的结合,旁及花鸟竹木蔬果虫鱼与山川环境自然氛围的联系。他重视写生,重视观察、研究和体验客观自然。在他的作品中,笔墨不仅有独立的审美价值,更重要的是用来为造型服务,创造画面的意境,以抒发内心感受并作为和大众进行交流的手段。其不求潇洒唯求苍厚的笔墨,正与其创造的既是自然花鸟又是生命花鸟的形象相统一,关照的是充满活力的生命意识和充盈谐和的自然精神。

《云岭风骨山水组画——龙潭之夏》



上一篇: 手机摄影由此不同 三星Galaxy S9|S9+正式登陆中国
下一篇: 新疆在线发软文媒体渠道,发新闻稿件价格多少钱,代发文章投稿
分享到

全网媒体直线发稿、24小时自助发稿平台、助您提升营销效率!

注册会员 尽享全网3万多家媒体资源!

友情链接:三分彩  三分彩  百盛彩票官网  555彩票官网  百盛彩票  三分彩平台  利盈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